快捷搜索:  

莫让“刚需捆绑”挡住他人归乡路20

原标题:青岛:清理海滩迎客来

(社会)(1)青岛:清理海滩迎客来

  7月17日,游客在青岛第一海水浴场游泳,远处是打捞浒苔的渔船。 近日,浒苔绿藻在青岛部分海滩登陆,给沿海环境带来一些影响。青岛市政、环保等部门通过海上拦截、打捞,岸上及时清理的方式,确保旅游旺季海滩洁净,为游客创造良好的海滨游览环境。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摄

闽台海上客运半年运送120万旅客再创新高

新华社福州7月18日电(记者邰晓安)2019年上半年,闽台民间往来持续热络,两岸海上运输发展态势良好,发送旅客人数逾120万人,再创新高。

记者从福建省港航局了解到,今年上半年,福建省大力推动闽台水上交通的“应通尽通”:厦门至高雄航线临时恢复运营;厦门五通客运码头(三期)投入使用;平潭至高雄航线首航,实现与台湾主要港口客货运海上直航;马尾琅岐对台客运码头建成启用,使“两马航线”航程由32海里缩短为23海里,进一步拉近了福州与马祖之间的距离。

据统计,2019年1至6月,福建沿海的闽台海上客运直航船公司共运送旅客122.58万人,同比增长21.5%。其中,福建沿海地区与金、马、澎海上客运直航船公司共运送旅客109.96万人,同比增长19.4%;福建沿海地区与台湾本岛的海上客运直航船公司共运送旅客12.62万人,同比增长47.3%。

(原标题:巴中失联大学生:想挣钱还网贷,下火车到网吧休息就被偷了)

7月4日,本应回到家中的小尹并未回到家中,小尹电话停机,父亲走上寻子路程,通过火车站的监控显示,小尹在武汉上火车后,却带着行李在十堰火车站下了车。父亲和当地警方联系后在湖北十堰继续寻找,

在7月14日凌晨,十堰警方将小尹找到。

15日父子两回到巴中家中,小尹为什么在十堰火车站下车,记者专访了小尹。

儿子失联后没有按时回家 

父亲第二天开始寻找

7月3日晚自湖北武昌火车站出发,途中经过5个站后,在第二天早晨7点过到达四川达州火车站,再通过乘车回到四川巴中南江县老家。

尹先生介绍,小尹上了火车后给自己打了电话“说已经上了火车”,在一个小时再次拨打小尹电话,“他没有接”。

7月4日凌晨四五点,尹先生害怕小尹睡着,再次拨打小尹电话,已经关机。

尹先生说:“他自己单独回家有几次,不应该有什么问题。”

但是到了7月4日中午,往常这个时候,小尹已经回到家中,始终没有看见小尹回来的身影。尹先生表示,那个时候自己意识到,“可能出事了”。

尹先生随后和在读学校的辅导员联系,接着乘车前往达州火车站到学校寻找,通过和警方联系和武昌火车站监控显示,小尹确实上了回家的火车。在沿途,尹先生沿着火车路线路到安陆、随州和襄阳东寻找,中途有人提供信息,小尹有可能到达州,尹先生回达州之后寻找未果,然后随着线路到了遂宁,然后再次到达州,前往安康和十堰寻找。

7月9日,尹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自己正在湖北十堰的途中,希望在湖北十堰火车站有相关信息。

火车站监控画面

监控显示人在十堰下火车

几天后被十堰警方找到

7月10日,尹先生高兴地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小尹有消息了,通过火车站的监控显示,小尹在十堰火车站下了火车。随后,尹先生和当地警方取得联系,希望帮忙寻找。

尹先生介绍,一个大姐看到自己在寻找儿子,她给当记者的女儿打了电话,随后地方媒体报道之后,湖北十堰城区很多人知道我在寻找自己儿子。十堰警方到处拿着照片询问,网吧的地方都找了。

7月14日凌晨4点30分左右,湖北十堰警方在顾家岗找到了小尹。警方将尹先生带到小尹面前,尹先生说,“看着他精神不是很好,我哭了”。

随后,警方为两父子开了房间休息,为了安全,湖北十堰警方将两父子送上了前往四川达州的火车。7月15日,尹先生回到了四川巴中家中,特电话向湖北十堰警方报平安。

7月16日,尹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我特别感谢湖北十堰的警方和热心市民的帮忙才寻找自己儿子,不然,自己也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儿子。

现在,小尹回到家中,尹先生说:“对我们一家人来说,他回来了最重要,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。”

尹先生寻找儿子乘坐的火车票

对话小尹

记者:为什么你在十堰火车站下车?网传你们父子之间有矛盾,还有说你去见女网友了,更有人说你进入传销(组织)?

小尹:都是假的,我和父亲关系一直很好,就算自己和父亲关心不好,我也不会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解决问题。当时是因为自己读大一时接触了网络贷,我在上面借了2800元钱,到现在应该要还8000多(元)。

我已经20岁了,想到自己还在用网络贷给父母增加负担,当时想通过自己在外面打工还这个钱。

记者:为什么一直不给父母联系?

小尹:当时我想的是自己在外面安顿好了之后,再跟父母联系。我以为这件事情很简单,但实际上比我想象中的要难。下火车第一天凌晨的时候,当事人很疲倦,就进了一家网吧休息,(行李箱)就放在自己旁边,因为睡得比较熟,(行李箱)就丢了。里面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,有一部可以打电话的老年机,有一些换洗的衣服,还有几本书,就这些。因为行李箱也丢了,打电话的手机丢了,(自己)也私自下火车,当时有点不敢给父母联系,怕父母说。之后只有自己去找工作,就在大街上看有招聘广告找工作,都没有找到。

记者:7月4日到7月14日,这段时间你是怎么过的?

小尹:下火车之后还有几十元现金,不可能住宾馆,只能住网吧,钱要省着花,基本上买一些便宜些的饼干和水果,没有吃过饭,太贵了。10天里,都是吃泡面,吃饭没有按顿吃,饿了就吃一点,渴了喝自来水。没有住过一天宾馆,我也没有去求助,在网吧睡觉,不给钱。七八天的样子,身上钱已经花完,自己已经意识不是很清楚,懵了,没有时间概念了。当时还在坚持自己可能会有能力把事情处理好,想到自己能够找到工作,能活下去,然后再联系父母,但是不晓得因为这件事,让父母很担心。

记者:当时还不知道父母在找你?

小尹:手机丢了之后,看不到任何信息。(14日)凌晨的时候,我没事在街上闲逛,警察穿的便服,把我找到了,后面才晓得那个地方叫顾家岗。警察带我到公安局的车上,问我晓不晓得父亲在找我,手机丢了之后,我确实接收不到外界的信息。到了公安局之后,警方给了我一桶泡面和一根火腿肠。因为几天安没有吃热的东西,吃起来很踏实,很舒服。

记者:什么时候见到父亲?

小尹:很快民警就把我父亲带过来了。父亲看到我的时候很激动,但是我意识不是很清楚,第一面就像平常见面一样,直到父亲抱着我哭,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真的很严重。他(父亲)没有详细的说他(父亲)找我的经过,回家后我也不知道,也没有看外面的相关的报道。

记者:为什么要网贷?

小尹:1个月1000元的生活费不够用,借钱的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。借款时间应该是2018年2月份,寒假的时候,记得快过年了。

记者:借钱花在哪些方面?

小尹:普通的吃饭、生活(开销)、上网、打游戏。打游戏当时用的比较多,钱借出来很大部分是打游戏了。

记者:现在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?

小尹:第一,认识到自己犯了很大的错误,确实太不成熟了。第二,感谢关心关爱我的人,感谢十堰警方,感谢各大媒体,在这段时间里面,非常感谢他们。因为这件事,我才认识到自己以后要好好学习,好好工作。

来源:红星新闻

报道称,日本政府6月19日要求韩方成立第三国仲裁委员会,根据《韩日请求权协定》第3条,讨论日本企业向被强征受害者提供赔偿问题。韩方答复截止日期为7月18日,但韩国青瓦台7月16日表态,不能接受日方要求。所以日方开启探讨。

1965年《日韩请求权协定》规定,在发生有关协定的纷争时,(1)首先通过外交途径解决,(2)未解决的情况下,委托包括第三国委员在内的仲裁委员会处理。仲裁委员会与双边磋商一样,若韩方不同意就无法召开。

日本外务省相关人士称:“若韩国对基于请求权协定的争端解决程序不予回应的话,就只能进而诉诸ICJ。”日方将在确认韩方态度的同时探寻起诉的时机。据报道,ICJ在没有韩方同意的情况下无法展开审理。

资料图: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。中新社记者 吕少威 摄

据悉,日本政府的方针是,在韩国被扣押的日本企业资产一旦被变卖,“将会采取必要措施”(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语)。具体措施已有:让驻韩大使临时回国和对韩国制品上调关税等方案。

另外,据报道,有关出口管制一事,日本目前打算不回应韩国所要求的磋商。8月计划把韩国剔除出没有武器扩散可能的“白名单国家”。除半导体外,还有可能对汽车产业造成影响。

韩国政府17日再次强调立场称,日本加强出口管制违反世界贸易组织(WTO)原则,指出此举将给全球供应链(零部件的采购及供应网)及美国企业、全球消费者带来影响。日韩之间的对抗没有收敛的迹象,目前仍处在无法找到修复关系突破口的状态。

报道指出,围绕已实施的加强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一事,日韩双方持续展开争论,尚未找到出路。包括慰安妇问题等在内,日韩对立的长期化或难以避免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